存量規劃背景下沈陽歷史街區再生研究
編制部門: 編制人員: 編制時間:2017-04-26 09:38:59 點擊:1331

1 引言

肯.格林伯格曾經說過“城市永遠是未完結的創造,對于每一代人來講,新的用途、社會模式和經濟活動的出現,就意味著某些東西已經陳舊,需要更新和改造。而城市的形式就是通過連續再創造的過程從以前的痕跡中發展起來的,功能和形式不斷進化的過程既是不可避免又是迫切希望的”。

存量規劃時期的歷史街區再生,更注重街區內部所承載功能的內涵提升和品質優化,不再是像以前很多城市歷史街區更新改造模式采取拆除重建或“消極”保護,這種大規模拆除重建模式,片區物質空間得到提山,但卻使得城市歷史文脈逐漸消失;而“消極”保護模式則是對歷史街區內歷史建筑簡單外觀的修繕和環境整治,這種模式同樣會使得建筑的使用功能并沒有跟上現代城市發展步伐,造成了很多街區逐漸衰敗,成為“失落空間”,在存量規劃大背景下如何使這些城市歷史街區重新煥發出往日的光彩,選擇什么樣的開發模式就成為歷史街區發展的重要議題。

對于城市歷史街區的再生最早源于歐洲,18世紀的工業革命讓整個社會得到飛躍式的發展,但是對具有歷史價值的街區和環境保護卻非常冷漠;19世紀后人們開始關注居住環境的改善以及歷史建筑的保護,逐步開始進行城市更新;20世紀初城市更新逐漸開始由單純的建筑保護轉變到城市歷史街區的保護,同時期也先后頒布了《威尼斯憲章》和《內羅畢建議》等比較有影響力的法令,這些法令的核心思想便是合理保護和新歷史文化遺產及其毗鄰環境,一方面可以有效保護歷史文化遺產本身,另一方面通過適度再開發讓原有的歷史文化遺產重新成為城市生活的觸媒,激發地段和區域的發展;21世紀歐洲城市歷史街區保護開始從單純的控制保護策略轉向注重城市歷史街區功能的復興和強化;從建筑群體的實體保護轉向通過功能置換即適度再開發來實現城市歷史街區的復興。

2沈陽歷史文化街區開發現狀概況

沈陽歷史悠久具有2300多年的建城史,是清文化的發祥地,清前期都城和中、后期的陪都,是民國時期的國際大都會,是我國近現代工業發展的代表性城市,是體現東北地區多民族和多元文化交融的典型城市 ,在我國城市規劃建設史上具有重要價值。根據2012年沈陽市正式批復的《沈陽歷史文化名城保護規劃》,將沈陽歷史城區分為五部分,分別為盛京城、滿鐵附屬地、商埠地、張作霖時期擴建區、鐵西工業區。而歷史文化街區共有4處(圖1),分別是盛京皇城歷史文化街區、中山路歷史文化街區、鐵西工人村歷史文化街區、和睦路工人村歷史文化街區,歷史風貌區有7處,分別是三臺子工人村、堂子街、九如巷、慈恩寺、西關、皇寺地區、嘉興街滿鐵宿舍群。


和其他城市一樣,在快速城市化過程中,沈陽歷史街區保護與開發同樣面臨著社會、經濟、文化等方面的壓力,在保護與更新過程中主要存在以下方面問題:

2.1歷史街區內保護形式以文物保護單位單點式為主

沈陽的歷史街區保護是以文保單位本身為主的單點式保護為主,缺乏對歷史文化街區的成片保護與利用,整體風貌不突出。如鐵西在城市發展過程中承載了太多人的記憶,而在改造后的鐵西已經失去原有的印跡,現狀僅僅以博物館形式的單點保護存在,難以充分反應過去沈陽的工業文化水平。

2.2 歷史街區街區風貌特色局部被破壞

歷史街區內存在大量在體量、色彩、材質、高度等不協調的現代建筑,破壞了街區傳統的空間肌理和歷史風貌,使得眾多歷史建筑淹沒在現代建筑群之中。如故宮附近被眾多如興隆大家庭等大體量建筑所遮擋,

2.3 歷史街區再利用不充分

目前沈陽絕大多數歷史街區再利用方面仍處于起步階段,歷史街區更多的是重在保護,而對其再利用、再開發方面仍不夠充分。

2.4歷史街區再開發公眾參與度不高

歷史街區內再開發仍然是傳統自上而下的模式,在改造過程中社區居民并沒有完全參與到歷史街區再開發的制定和決策。

3國內外歷史街區開發模式比較分析

3.1國外歷史街區開發

20世紀60年代以后,歐美國家紛紛對以往的城市更新運動進行反思,積極探索和實施一種更為“審慎”與“適度”的城市更新策略。在實踐中逐步認識到城市更新不僅僅是物質環境的更新,對歷史文化及鄰里社會環境的“保護”同樣重要。

歐洲歷史街區保護更新模式經歷了由歷史街區的立面化、適當再利用等靜態保護模式向功能混合等動態保護模式轉變的過程(表1)。

3.2國內歷史街區開發

根據近年來歷史街區開發實踐案例可以概括將其劃分為三大類,“外科手術刀” 式開發模式、 “博物館” 式模式、“針灸”式開發模式。

3.1.1“外科手術刀”式開發模式

外科手術刀”式開發模式是過去增量規劃時期我國大多數城市針對歷史街區開發采取最主要的方式,即是對歷史街區內建筑采取大規模拆除重建。

蘇州桐芳巷位于蘇州獅子林南部歷史街區內,面積約3.6公頃,90年代開始對其進行全面開發,土地全部出讓

以用于商品房開發,片區內僅保留一棟質量較好的建筑,其余全部拆除,新建建筑和小區的空間結構從風格與尺度上接近蘇州的傳統建筑,整個小區的風貌與古城的整體風貌基本協調;保留原有街道空間肌理基礎上,適當拓寬打通,保留原有“街—巷—弄”的傳統街區格局(圖2)。

從項目實施效果來看,桐芳巷某種意義盡管取得的較好的效果,規劃提出“全面保護古城風貌,創造一個優美、舒適的居住環境”,但是這種大規模拆遷仍不符合當前背景,針對歷史街區開發指導性不強。

3.1.2 “博物館”式開發模式

“博物館式”開發模式主要針對區域內歷史建筑的外立面整治修繕,保證外立面景觀同時不對街區內建筑內部功能進行調整,這種開發模式更多的是強調保護本身。

鐵西工人村歷史文化街區東至肇工街、南至南十一西路、西至重工街、北至南十西路,面積13.7公頃。現狀街區包括32棟歷史建筑,是蘇式建筑風格的庭院式住宅群,體現沈陽鐵西工業發展時期的居住文化特征,是沈陽近現代工業發展、工人村建設的重要歷史見證。鐵西工人村歷史文化街區改造主要針對街區內部整體環境品質進行提升、建筑立面,內部的結構、材料和裝飾等進行現代化處理,重新更新后原有住宅功能不變(圖3.圖4)。

從更新后的實施效果來看,整體環境有較大提升,城市工業發展印跡得到體現,但是由于更新改造后功能仍相對傳統單一、街區業態不能滿足現在城市生活需求,整體活力稍顯不足,同時街區與其周邊功能并沒有較好的融合。

3.1.3 “針灸”式開發模式

“針灸”式開發模式即是針對歷史街區內通過小規模漸進式的更新改造,保持城市歷史的連續性,讓傳統文化與現在生活更加完美融合,從而實現歷史街區的蛻變。針對歷史地段內的舊建筑,在有條件的情況下去除原有使用功能,融入新的使用功能而進行的再次改造使用。

佛山嶺南天地位于佛山禪城區歷史街區中心地段,區內保存著祖廟在內的諸多嶺南風格的歷史建筑和街巷,但同時片區存在建筑質量較差、基礎設施較為落后、缺乏居民公共空間活動空間、生活環境不佳,造成了越來越多的人搬離該區域,導致城市歷史街區空心化喪失活力。2007年佛山市規劃局邀請香港瑞安集團進行該片區的更新改造計劃,而后瑞安集團邀請SOM建筑事務所和Benwood事務所共同對該片區進行了設計。瑞安在介入片區改造后,首先充分挖掘片區嶺南文化,對片區內如簡氏別墅、文會里嫁娶屋、龍塘詩社、酒行會館等多處有價值富有價值的省市級歷史文物建筑進行整體外立面修繕,作為文物保護建筑供游客免費參觀(圖5),同時更新街區內的基礎設施,提高其服務能力,改善建筑內外空間環境,整治片區街巷空間,南北增加三個廣場,提高環境質量和品位,進而增加城市歷史街區的宜居性,為城市歷史街區重新煥發活力創造了必備的條件(圖6)。接下來,同時對其他建筑局部注入新的業態功能,將原來居住功能建筑轉換成商業、文化展示、娛樂休閑等。對于街區內建筑質量較差,不具保留價值并且與歷史文脈沖突的建筑進行拆除后,進行重建后融入新建筑(圖7),同時對街區內傳統街巷格局進行保留,增加人們體驗感(圖8)。新建建筑依據片區特色進行設計,在街巷尺度、建筑風格等方面與相鄰的祖廟相輔相成,使得傳統嶺南風格建筑再現和延續。通過國內外歷史街區的開發模式對比(表2),當前在存量規劃時期的歷史街區再開發應該更多通過街區內局部空間的漸進式的更新和改良,而非土地利用結構或交通結構等宏觀形態的調整。在不改變街區社會結構的前提下,調整市民出行方式,增加和改善市民日常生活空間及品質,激發鄰里交往,強化市民日常生活與城市物質空間的互動聯系,重建社會公共生活。

4存量規劃背景下沈陽歷史街區開發策略

4.1以尊重歷史、延續文脈為前提

城市歷史文脈是在其發展過程中由當地民俗傳統、自然條件等相互作用、融合而成的產物,具有強烈的地域性和獨特性。歷史街區再開發首先是對歷史街區內部的歷史文化、地域建筑符號、原有肌理、生活方式等充分尊重為前提;對區內的文物建筑和歷史建筑進行保護,延續地區內歷史風貌的價值和符號意義;對與歷史文脈相互沖突的;建筑質量較差進行拆除而后依片區特色建設新建筑,進而展現特色歷史風貌;對被確認的歷史文化建筑采取整體式保護、對于街區內的與風貌相協調的其它建筑可以采取保留后適度再開發,通過業態注入、設施改善、空間環境提升、社區參與最終可以實現人們感知歷史、傳承文化和體驗生活,同時又提高了街區的活力。

4.2以更新基礎設施、改善片區環境質量為條件

無論是文化特色的挖掘還是特色民俗活動的策劃安排,最終都要落實到空間環境之中,完備的基礎設施和良好的生活環境是歷史街區生命力維持的保障。如丹麥哥本哈根歷史城區內部將城區內擁堵的斯特勒格大街變成步行街,同時逐漸開辟了更多的步行街道與之銜接,將更多的機動車停車場改造成市民廣場,對片區內基礎設施進行更新,使得歷史城區城區步行環境得到較大的提升。哥本哈根更新改造注重增加和改善市民日常生活空間及品質,激發鄰里交往,強化市民日常生活與城市物質空間的互動聯系,重建社會公共生活(圖9)。

4.3以功能植入為核心

對歷史街區內具有豐富文脈和歷史價值的建筑進行保留,通過保留外部建筑外觀,改造內部結構,并填充新的使用功能,引進新的功能業態,如商業、文化、餐飲、展示、娛樂等現代生活形態。最終實現街區的多功能混合,提升地塊整體價值,同時較高的租金收益也可以作為片區的歷史建筑的保護維修資金來源,實現保護與開發的雙重效果。這種通過在歷史街區植入新使用功能,往往成為規劃項目亮點,吸引旅游和投資,創造特色。

4.4以建立良好的運作機制為保證

存量規劃背景下歷史街區改造涉及利益主體復雜,需協調的利益主體多元,由最初政府主導的城市歷史街區改造的模式逐漸轉變到由政府、開發商、居民、社會公眾共同參與的更新模式。政府此時在歷史街區改造中的角色主要在于規劃、協調和政策支持服務,營造一個良好的市場環境,在公平、公正、公開的服務管理中,為歷史街區的更新做出適度的引導。

瑞安嶺南天地在這方面可以說是較好的案例,禪城區政府一直密切關注,為項目的發展提供規劃指導和政策支持,這種共同協作精神體現的特別明顯。政府通過城市歷史街區適度再開發實現改善并提升城市歷史街區面貌,乃至提高城市知名度;企業同樣通過城市歷史街區適度再開發也獲得了商機;居民和社會公眾則可以享受這種生活環境的到改善,最終實現城市歷史街區在社會、經濟和環境等方面質的飛躍。

5結語

存量規劃的大背景下,結合沈陽歷史街區開發現狀情況,歷史街區再開發既不應采取所謂的“博物館”式的現狀消極保護,也不能單純追求效率和政績、不顧城市歷史文化采取“外科手術刀式”的大規模拆除重建,而是尋求保護與開發的契合點,以保護促進開發、在開發中實現保護,最終實現歷史街區整體活力提升,而這種“針灸”式的小規模、分階段、適度再利用模式無疑是一種新的規劃思路。歷史街區通過這種開發模式文化特色得到挖掘、設施環境得到改善,同時與時俱進的融入新的業態功能,最終實現經濟、社會、文化的綜合效益。








官方真人乐娱乐 阳西县| 江永县| 丰城市| 天峻县| 岗巴县| 阳泉市| 于都县| 绥化市| 桂平市| 青冈县| 收藏| 新乡县| 杭锦后旗| 十堰市| 和平县| 东方市| 辰溪县| 芷江| 塔河县| 台安县| 宕昌县| 武陟县| 石台县| 泾川县| 泰宁县| 河间市| 芜湖县| 威海市| 米林县| 莫力| 乳源| 蒙阴县| 隆尧县| 安阳县| 东丽区| 招远市| 凉城县| 永嘉县| 宜兴市| 桃源县| 加查县| 永吉县| 绥中县| 尉氏县| 九江县| 武川县| 建宁县| 英吉沙县| 铁岭市| 交口县| 额济纳旗| 枝江市| 紫云| 六盘水市| 融水| 大悟县| 蓝田县| 中阳县| 凯里市| 称多县| 仙居县| 竹溪县| 砀山县| 甘谷县| 循化| 廊坊市| 海城市| 左权县| 即墨市| 建湖县| 永寿县| 古蔺县| 雷州市| 崇仁县| 富川| 田东县| 屯昌县| 长宁区| 克拉玛依市| 威海市| 长乐市| 鄂托克旗| 甘谷县| 大同县| 五峰| 菏泽市| 阜南县| 肃南| 古丈县| 阿鲁科尔沁旗| 永济市| 封丘县| 乐平市| 日土县| 凤阳县| 垫江县| 图们市| 苏尼特右旗| 扎鲁特旗| 通辽市| 临高县| 龙泉市| 玛沁县| 泗水县| 华池县| 安庆市| 江阴市| 乌兰浩特市| 佛冈县| 连山| 镇雄县| 安乡县| 南昌县| 岳普湖县| 都兰县| 酒泉市| 衡阳县| 大冶市| 德阳市| 桦甸市| 福清市| 肇州县| 阜宁县| 额尔古纳市| 高要市| 乐陵市| 江北区| 东港市| 旬邑县| 通城县| 商洛市| 三明市| 涡阳县| 比如县| 资源县| 沭阳县| 虹口区|